张世军,青海民族大学

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有自己的梦想。梦想来来往往,贯穿一生,我也是。

70年代中期,我手里拿着一张纸条来到民族学院,刚进校门,就看见一栋孤零零的教学楼在我面前。在左边,有一片长满草的小麦地。右边是一排排灰色学生宿舍楼。从外面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斑点的子弹痕迹。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见证。

当时,全校只有四个政治系、语文系、少数民族语言系、数学系。我被分配到中文系做写作老师,当时被选来送我们的工人、农民和士兵基础差,但他们的学习态度很踏实勤奋,我既是班主任又是班主任。我和同龄的学生相处得很好。两年后,高考又开始了。三名到山村去锻炼的老学生进入了大学校园。他们精力充沛,决心从十年的动乱中挽回损失。他们争分夺秒,认真听课,做笔记,及时复习,课后做作业。当有课堂讨论时,他们更渴望发言,相互补充,气氛热烈。我被这场风暴深深地感动了。长期的学习氛围,所以我更加努力地准备课程、讲座,并暗暗祝贺自己找到了一份合适的教师工作,因为我已经体会到了教学的乐趣。

那时候,我唯一的梦想就是备课,教好,做一名深受学生喜爱的老师。为此,我常常忘记吃饭睡觉,努力学习,抱怨,认真备课,努力讲课,反复修改教学计划,谦虚地听取学生的意见。e学校举办了一次高质量课程竞赛。我积极参加了比赛,并如我所愿获得了文科组一等奖,实现了我原来的梦想。

获奖后,我有一个新的梦想:我渴望有机会在大陆的著名大学学习和充电。梦想的机会终于来了。领导们同意我去苏州大学和上海大学学习文学和秘书学两年。过去两年,在听课、读书、利用一切可用的时间浏览书海的同时,我还抽出时间经常参加复旦大学著名专家的讲座,经常听课。激发新思想、新思想、新知识、新信息。同时,我结交了专家、教授和学者。这有助于我开阔视野,更新观念,拓展思维,更好地开展今后的教学和科学研究。因此,回校后,更有信心。a是一个散文大国。除了继续教授基础写作、新闻写作、秘书写作等基础课程外,我还以散文为主要研究对象,列举了散文的艺术特征、散文的审美属性、散文的艺术鉴赏、散文的艺术创作、复兴与发展等十余个课题。散文作为高中生的一门改进课程。讲座结束后,这些讲稿将得到充实和修改,成为科研成果。随后,它们被刊登在学校内外和省内的学术期刊上,其中一些被中央报纸和期刊转载,并被收录在专著中,这让我尝到了科研教学的甜蜜,也大大提高了我的士气。要有一个新而大胆的梦想,也就是说,作为一个摇摆的知识分子,最好自己写几本书。

有了这个新梦想,我们必须付诸行动。因此,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我和校内外的同事和朋友们,结合我的教学和科学研究,精心策划,集思广益,分工协作,竭尽全力地编撰和发表中国第一套写作科学,以及然后编撰了《综合写作学》、《中国实用写作全书》(第一卷和第二卷)、《写作艺术集》、《纵向写作》、《相声》、《远方》等小说散文集,以及许多其他教科书和丛书。孩子们,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喜悦,终于实现了我出版书籍的梦想。

当然,比这更令人欣慰的是我教过的毕业生一个接一个。他们都很有前途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省、市、州、县担任过各级领导职务。有的成为编辑、教授、记者、学者,有的成为著名作家、诗人、律师、法官,有的成为公司老板,我想他们的成功必定有一个更加生动、曲折的追求梦想的过程。

最令人难忘的是,在2012年暑假里,前中文系78班(82级)(二年级)的学生毕业30周年,我们举行了一个聚会。朱安良先生、李景龙先生和我被邀请来教这个班。那天,他们每个人都非常激动地毕业了。为了参加聚会,从祖国四面八方到母校的教学楼坐飞机、坐火车,或者坐自己的宝马和梅赛德斯-奔驰车散步了数千英里。那天早上9点,所有见过很长时间的老同学,不论男女老少,见面时都喜出望外。他们紧紧握手,热情拥抱。还有人互相昵称,拍着肩膀。亲切的言辞和温馨的场面已经好几年没见了。然而,最让我感动的是商业团体的第一个安排,它要求全班同学走进30年前教过的教室,仍然坐在原来的桌子和椅子上。铃响后,老班长尹龙像往常一样庄严地点名,当班长叫每个学生的名字时,他应该先站起来回答。然后他应该向母校的老师和学生报告他正在做什么,他在做什么。

三十年过去了,我们好像彼此分开了。因此,点名开始后,老师和学生的眼睛跟着班长在整个教室里的声音,从左到右,从左到右,从前到右,共同追寻和识别那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。当每个人都像梦一样醒来时,他们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和笑声。这个节目很有创意,它把30年的时间和空间都停靠在这里。每个人的头脑都会立刻显示出过去的场景,就好像他们在看电影一样。我和你坐在一起,倾听、观看、思考和回忆。巨大的反差让人们感到一阵恍惚、迷惑、惊讶和兴奋。这是一个梦幻般的场景,我们怎么能不让人们感受到千百种情绪、起伏。

三十年,人生是三十年。三十年如歌,三十年如同学,三十年如平台。多么难得的聚会,多么难忘的相遇!

三十年来,国家进行了改革开放,各行各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全国人民大学的发展变化更加明显。大学和5个系。三十年前,春华正茂的年轻学生精力充沛,梦想成真,事业有成,但他们并不满足,他们仍然在追求梦想,创造辉煌。我喜欢看到长江背后波涛汹涌向前,一代比一代更强大。祖国的未来和复兴的希望。在过去的30年里,我有两座寺庙被霜所玷污,但我心里非常幸福和甜蜜,因为我们一起努力工作,为实现中国梦做出贡献!uuuuuuu

突然,窗外的校园广播电台动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听着,这首鼓舞人心的歌曲正唱着人们的心。

*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见解,并不代表MBAChina的立场。欢迎大家交流合作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k-tm.com/ziyuan/163.html